<menuitem id="lft7v"><th id="lft7v"></th></menuitem>

<del id="lft7v"></del>
<font id="lft7v"><th id="lft7v"></th></font>

<dfn id="lft7v"><th id="lft7v"></th></dfn><rp id="lft7v"></rp>

    <pre id="lft7v"><address id="lft7v"><video id="lft7v"></video></address></pre>
    

      <font id="lft7v"></font>

        做強做優做大  建設一流企業  實現企業和員工的全面發展
        黨群之家
        蘇電故事
        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黨群之家  > 蘇電故事
        【我的入黨故事】娘親黨親一樣親
        發布時間:2021/5/26 瀏覽:153次 字體大小:[大] [中] [小]

        作者:徐塘公司  李宜豐

        我很小的時候,母親一邊干活一邊唱《東方紅》,歌詞第一段中的毛澤東我知道,家里掛的毛主席像就是。而歌詞第二段中的共產黨我不知在什么地方,我就問母親共產黨在哪里?

        母親沒有文化,愣了一下給我作了解答:“解放前窮人過著吃不飽穿不暖的苦日子,毛主席領導共產黨解放了全中國,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要不然娘早就餓死了,也沒有咱這家人。毛主席在北京,共產黨也在北京。”

        聽娘的一席話,我才知道共產黨這么好,心想長大一定去北京見毛主席見共產黨。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共產黨的認識逐步加深,想到北京見毛主席見共產黨的渴望越來越強烈,機會終于來了。

        一九六六年十月,史無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進入紅衛兵大串聯階段,我和學校另外4名同學組成“徐州鐵中赴京紅衛兵長征隊”,步行近1700里路到了北京,在天安門觀禮臺上見到了毛主席和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實現了我多年的夙愿,這一壯舉引我終生的自豪。

        一九七零年五月,我到農村插隊,臨走前,母親說:“去吧,孩子,上山下鄉是黨和毛主席的號召,咱得聽。”我知道,讓孩子到農村受苦哪個當母親的都舍不得,但是為了國家的大局,為了使孩子得到鍛煉,在廣闊天地鍛煉,不能讓孩子守在父母身邊。母親是深明大義的人,堅決支持我下鄉。

        我在農村插隊將近五年半,經過了人生刻骨銘心的艱苦磨煉。為錘煉一顆無限忠于黨的紅心,知青在生產隊和社員同吃同住同勞動,處處吃苦在前,盡量縮短知青和社員之間的差距,盡快成為知青農民。在生產隊勞動中,旱地、水田、打場等農活樣樣從頭學起。我扒過河,當過飼養員、糞管員,這些連農村小伙子都不太愿意干的活,知青也積極上前。出色的表現得到廣大社員的好評,一九七三年,我和同下鄉的許多知青加入了共青團,參加過縣知青代表會。

        回家我把入團的喜訊首先告訴母親,她十分高興,為兒子取得的進步感到欣慰。看著母親那慈祥的面孔,我鼓足勇氣把入黨的想法說了出來。這樣的想法我不敢在外面說,因為在我的心目中黨員標準至高無上,說出來怕人說不自量力,只有在母親面前流露還無妨。

        母親很支持我入黨,說:“孩子,想入黨更要好好干,等有了成績就會加入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今天的好日子,入黨才能干大事。”聽了母親的話樹立了信心,還是娘理解支持兒子,在關鍵時候給了力量。

        在一個月色朦朧的晚上,我找到大隊黨支部書記遞交了入黨申請書。書記語重心長地說,好好學習黨的基本知識,平時從嚴高標準要求自己,首先從思想入黨。入黨介紹人是生產隊長和一名復員軍人,他們都是老黨員,對知青一直關懷備至。看到我要求進步十分高興,我經常找他們匯報思想,以知道不足之處,不斷改進自己,盡快達到黨員標準。

        從一九七二年起,我插隊所在公社的知青逐步返城,每年都有上學、參軍、招工離開農村的,這對留下來的知青是一次次考驗。一九七三年秋天,大隊黨支部安排我當民辦教師。怎么辦呢,當民辦教師是否影響我以后回城,不由得躊躇起來。

        回家我把這個事告訴母親,母親態度明朗地說:“想入黨就要聽黨的話,服從安排當好民辦教師,安心在農村干。”

        在人生轉折時候,還是母親給力支持。遵母示,我接受了當小學民辦教師的新工作,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教學中去,虛心向老教師學習,認真鉆研教學業務,很快勝任了教學工作,被評為優秀教師。

        一九七五年十月,我被招工到徐塘電廠當工人,入黨申請也被批準,在大隊和其他幾個新黨員進行了入黨宣誓。當時的心情特別激動,要求進步加入黨組織的路程歷歷在目。我心里表示,入黨只是開始,更長更遠的路等待去走,我要對得起共產黨員這個光榮稱號。十月十七日,我含淚離開五年多朝夕相處的父老鄉親和天真活潑的孩子,走向新工作崗位。

        回城到家母親很高興,從一九六四年起我一直在外地讀書,在農村插隊,漂泊了十多年,終于回到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安排了工作,已經50歲的母親放下了心。上班前,母親說:“今天到這步不容易,要感謝黨,你在黨,好好工作,多學點技術,各方面都要帶頭,好好報答黨的恩情!”

        母親的話不多,包含著對黨的感恩,對兒子的要求,我感激地看看發絲已露白的母親,心里下決心,一定照娘的話去做,當一個好工人,對得起黨的培養。

        從農村廣闊天地到了發電廠這個技術密集型企業,處處感到新鮮,里面有學不盡的技術,我和一塊進廠的工友全身心投入到技術學習中去。我經常提醒自己,黨員就應該處處領先起表率作用。在發電廠工作了36年,先后當過操作工、檢修工、檢修班長、工會干事,幾十年如一日,干一行愛一行,一步一步走過來了,多次獲得先進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優秀工會干事等榮譽,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一個共產黨員工作過程。

        接近退休前兩年,我意識到在崗位上為黨工作的時間不多了,我沒有因此松懈下來,更加抓緊時間多做工作,免得留下遺憾。

        2010年初夏,我已59歲了,報名參加了大唐江蘇分公司在徐州工程兵指揮學院舉辦的第一期軍訓,是參訓學員中年齡最大的。我用王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鼓舞自己,注意共產黨員的形象,扎扎實實的完成了軍訓科目,被評為優秀學員,圓了我的當兵夢。兒子也和我同期參訓,公司宣傳部門專門給我們爺倆視頻列入軍訓專輯,給了莫大的政治榮譽。

        2011年初,公司準備召開職代會,會務工作千頭萬緒,細節決定成敗,因為年底就到了退休年齡,這也是我參與承辦的最后一次會議。因此,我倍加小心恐怕出錯,將全部精力投入到會務中去,有時加班很晚不能回家吃飯。公司黨委書記檢查會議準備情況,看到我這個即將退休的老同志夜晚還在會場忙碌深受感動,在全公司管理人員大會上提出表揚。

        2011年11月,到了我退休的月份,我做好了離崗的交接準備。恰好公司在吳江電站承包維護工程也同意我參加,能掙一筆錢,退休直接到風景秀麗的吳江工作一段時間也不錯。這時,領導找我談話,意思讓我留下來繼續幫助工作一段時間,等新干事接手再離崗。

        面對這突然情況,按照以往的慣例要找母親商量一下,然而,母親2010年10月就離世了,得不到她老人家的訓示了。這時,母親生前常對我說的那句話由出現在腦海中:“孩子,你在黨,就要聽黨的話。”是的,在個人利益與黨的事業面前,共產黨員必須聽從組織召喚,絕對以黨的事業為重。于是,我果斷決定留下來繼續工作發揮余熱。2014年7月,我才正式離崗回家,在電廠工作39年,其中在工會工作崗位上26年,在江蘇電力工會系統上寥寥無幾。

        偉人毛澤東曾經教導我們,我們共產黨人好比種子,人民好比土地,我們到了一個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結合起來,在人民中間生根開花結果。

        我人雖然退休了,黨員的光榮稱號不能退休,牢記母親的教導,牢記自己是個共產黨員,注意形象發揮帶頭作用。我采取積極向上融入社會的生活方式,報名參加了老年大學,系統地學習了交誼舞、攝影、聲樂、電子琴等專業。經常參加各類比賽和公益性活動,豐富了生活,拓寬了視野,發揮了余熱,實現了老有所學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的目標,無論在哪個群眾團體都受尊重,被大家信任。

        2020年,疫情嚴重形勢緊張,我真想到武漢疫情第一線當個攝影記者,把全國人民共同支持武漢抗疫的真實鏡頭拍攝下來,寧愿犧牲視死如歸,把生命獻給黨和人民。

        想象的機會沒有,我抓住了眼前的時機,穿上佩戴黨徽和毛主席像章的攝影馬甲,拿上照相機在城鄉記錄抗疫鏡頭,配合志愿者扶貧濟困活動,及時編制美篇進行宣傳取得一定效果。在邳州市抗疫情圖片展中,我的6幅攝影作品展出,其中一幅獲一等獎。

        今年,紀念偉大的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我入黨46年了,感到共產黨員的光榮,更加深刻的理解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沒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內涵。今年母親96誕辰,是母親在我幼小朦朧的腦海里啟蒙了黨的概念,在人生每個重要節點引導我聽黨的話跟黨走,使我老老實實做人,扎扎實實做事,有益于社會,為人民服務,平平凡凡穩穩當當得過來了,一生無憾無悔。

        娘是我的母親,黨也是我的母親,兩個娘一樣親,獻上一首詩,給敬愛的黨娘,給親愛的老娘,兒子永遠忠于您!

         

        我有兩個娘

        我有兩個娘,

        一個是生我、養我、育我的娘,

        一個是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兩個娘一樣親,

        兩個娘都慈祥。

        聽娘說,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小村莊,

        常年吃糠咽菜溫飽無保障,

        娘用碗底沉下來的小米粥把我喂養,

        含辛茹苦,眼淚流淌。

         

        我記得,

        在上學、文革、下鄉那段時光,

        娘在家里坐立不安心掛兩腸,

        恐怕兒子遇到不測碰上不恙,

        時常在路口久久站立把我盼望。

         

        我清楚,

        歷經滄桑耋髦之年的娘,

        已是久病纏身無法復康,

        她咬牙堅持把笑臉裝,

        怕我放心不下工作受影響。

         

        娘常說,

        生養我的是娘,

        教誨我的是黨,

        沒有黨的改革開放,

        哪有今天的汽車和樓房。

        兒子你不要忘記孝敬娘,

        更要忠于咱們的共產黨。

         

        我感謝,

        豁達、明禮、堅強、慈祥的娘,

        我感謝,

        英明、偉大、光榮、正確的黨,

        是您們把我培養,

        給我生命、給我精神、給我幸福、給我力量,

        您們的恩情我牢牢記在心上。

         

        我堅持,

        每天勤奮工作報答黨,

        每晚電話問安寬慰娘,

        每月的薪水一份給娘,一份給黨,

        每年的工作業績,

        講給娘聽,匯報給黨。

         

        我愛唱:

        “唱支山歌給黨聽,

        我把黨來比母親,

        母親只生了我的身,

        黨的光輝照我心……”

         

        (二〇二一年四月十四日)

        大唐江蘇微信公眾號
        欧洲先锋av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